新公司法股權變更的規定

                       公司股權的變更登記是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根據當事人申請,經依法審查后而進行的一種行政許可行為,其法律效力在于確認當事人在公司中的主體資格和使相關民事行為產生公示的... 

                      公司股權的變更登記是工商行政管理機關根據當事人申請,經依法審查后而進行的一種行政許可行為,其法律效力在于確認當事人在公司中的主體資格和使相關民事行為產生公示的效力。

                      現實中,很多人往往根據《行政許可法》第三十一條“申請人申請行政許可,應當如實向行政機關提交有關材料和反映真實情況,并對其申請材料實質內容的真實性負責。行政機關不得要求申請人提交與其申請的行政許可事項無關的技術資料和其他材料。”,第三十四條第一、二款“行政機關應當對申請人提交的申請材料進行審查。申請人提交的申請材料齊全、符合法定形式,行政機關能夠當場作出決定的,應當當場作出書面的行政許可決定。”,《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第二條第二款:“申請辦理公司登記,申請人應當對申請文件、材料的真實性負責。”和國家工商總局工商企字(2001)第67號《關于登記主管機關對申請人提交的材料真實性是否承擔相應責任問題的答復》(以下簡稱67號《答復》)中“申請人提交的申請材料和證明文件是否真實的責任應由申請人承擔。登記主管機關的責任是對申請人提交的有關申請材料和證明文件是否齊全,以及申請材料和證明文件及其所記載的事項是否符合有關登記管理法律法規的規定進行審查,因申請材料和證明文件不真實所引起的后果,登記主管機關不承擔相應責任。”的規定,而片面得出登記機關辦理登記過程中所履行的依法審查義務,僅為形式審查,即登記機關僅對申請是否符合法律要求進行審查,而不對登記事項的真偽調查核實。對此,筆者認為:因公司股權的變更直接涉及公司、新股東、原股東等多方利害關系人的權利義務,故,登記機關在辦理股權變更登記的過程中,履行的應是實質審查義務。

                      一、法律不僅從未排除過登記機關對登記的實質性審查的義務,反而明確的規定了登記機關應當履行實質審查義務的范圍及程序。根據《行政許可法》第三十一條“申請人申請行政許可,應當如實向行政機關提交有關材料和反映真實情況,并對其申請材料實質內容的真實性負責。行政機關不得要求申請人提交與其申請的行政許可事項無關的技術資料和其他材料。”,第三十四條“根據法定條件和程序,需要對申請材料的實質內容進行核實的,行政機關應當指派兩名以上工作人員進行核查。”的規定可看出:雖第三十一條中規定了申請人對其申請材料實質內容的真實性負責的條款,但并不因此就免除了行政機關的實質性審查的義務,恰恰相反在緊接著的第三十四條中明確了在特定的前提下——“根據法定條件和程序”,其賦有實質性審查的義務。此“法定條件與程序”不僅體現在與行政許可事項相關的部門法的具體規定中,《行政許可法》本身也明確規定于第三十六條中——“行政機關對行政許可申請進行審查時,發現行政許可事項直接關系他人重大利益的,應當告知該利害關系人。申請人、利害關系人有權進行陳述和申辯。行政機關應當聽取申請人、利害關系人的意見。”,即實質性審查的法定條件是“行政機關對行政許可申請進行審查時,發現行政許可事項直接關系他人重大利益的”,法定程序是“告知——聽取——核實”。

                      二、公司股權變更登記屬于登記機關應當履行實質性審查義務的法定事項。

                      首先,公司股權變更登記直接關系他人重大利益,存在多方利害關系人,符合《行政許可法》第三十六條實質性審查的法定條件。

                      根據《公司法》第七十二條“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之間可以相互轉讓其全部或者部分股權。股東向股東以外的人轉讓股權,應當經其他股東過半數同意。股東應就其股權轉讓事項書面通知其他股東征求同意,其他股東自接到書面通知之日起滿三十日未答復的,視為同意轉讓。其他股東半數以上不同意轉讓的,不同意的股東應當購買該轉讓的股權;不購買的,視為同意轉讓。經股東同意轉讓的股權,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有優先購買權。兩個以上股東主張行使優先購買權的,協商確定各自的購買比例;協商不成的,按照轉讓時各自的出資比例行使優先購買權。公司章程對股權轉讓另有規定的,從其規定。”的規定可看出:公司股權轉讓必須履行法定或約定程序,其涉及其他股東的知情權、表決權、優先受讓權,存在出讓人、受讓人、其他股東等多方利害關系人。登記機關對公司股權變更的登記行為,將對以上利害關系人的權利義務、主體身份產生社會公示的法律效力。故,登記機關在對公司股權變更的登記中理應根據《行政許可法》第三十六條的規定,履行實質性審查義務。

                      其次,《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中對公司股權變更登記的規定也體現了登記機關實質性審查的義務。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登記管理條例》第二十七條“公司申請變更登記,應當向公司登記機關提交下列文件:(一)公司法定代表人簽署的變更登記申請書;(二)依照《公司法》作出的變更決議或者決定;(三)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規定要求提交的其他文件。”,即登記機關在對公司變更登記材料履行審查義務時,其所依據的是《公司法》,《公司法》系實體法,則登記機關在審查登記材料時除審查材料的形式是否符合《公司法》、《公司登記管理條例》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的規定,還要履行審查材料的內容是否符合《公司法》對相關各方權利義務的要求,是否真實合法的實質性審查義務。這樣才可能確定“變更決議或者決定”是否依照《公司法》作出,是否符合《公司法》的實質性要求。

                      三、67號《答復》的法律效力等級遠遠低于《行政許可法》,登記機關不應以此作為免除其實質性審查責任的依據。

                      67號《答復》系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作出,從法律效力等級上看,屬于部門規范性文件,其法律效力遠遠低于《行政許可法》。所以,登記機關無法以此對抗《行政許可法》。立即提問

                    企行公司主營業務:公司變更、公司注冊、代理記賬、涉稅處理、公司轉讓、公司注銷、公司戶車牌轉讓,投資/資產/基金類公司轉讓,免費咨詢電話:400-965-9658

                    亚洲AV男人的天堂网址在线观看